一切过往,都是生命的痕迹

用断续的场景和意象来连缀一个似乎进行着的故事,但并不刻意强调时间线,这也正是静态摄影之与电影不同的魅力所在。

生活,往往只留下一些片断的痕迹,供你在沉静坠入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