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拘泥于摄影

在Frank Horvat十七岁的时候,他认为最困扰他的不是摄影广义上的哲学意义,而是光圈、焦距这些照相技术,摄影器材的匮乏,以及没有暗房的苦恼。

神样的施韦泽

阿尔贝特•施韦泽(Albert Schweitzer 1875年-1965年)是欧洲文明的杰出代表,身上散发着夺目的光彩。施韦泽是管风琴大师、巴赫研究专家、哲学博士、神学博士、医学博士、诺贝尔和平奖(1952)获得者。施韦泽在40岁之前在音乐和学术方面已获得极高的成就,40岁时远赴非洲,救死扶伤整整50年,最终在非洲在90高龄去世。

亚辰:那时,购书是我学习的重要手段

作为一个摄影师,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会受益于很多,比如:一部电影、一次旅行、一首歌曲、一场经历等等都可能让你的照片发生改变,当然,还有一本书。我们会陆续邀请一些名家,谈谈对他们有过影响的一本书。

镜头中的大家① 令人脑洞大开的阿西莫夫

你可能不知道阿西莫夫,也没有读过阿西莫夫,但你一定知道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星际旅行这些词汇,而且此时此刻你一定拿着一部智能手机。没错,这些词汇和概念是阿西莫夫几十年前灌输给我们的,至今仍在振动着我们的耳膜。他在上世纪60年代预计到的智能手机已深入到我们的生活当中。

摄影的孤寂旅程

Sergio Larrain(马格南)是那种具有“决定性瞬间”趋向的摄影家,他持续数十年,在世界各地的记录性拍摄,体现在作品中,是处处可见的匠心:从瞬间的选择到构图上精心构筑的画面几何,再到对光影、明暗效果的细腻刻画,无不如此,其结果就是画面中常常饱含丰富的“意义”,视觉上耐看、有趣,氛围上诗意丰沛。

诗意而原生的商业风格

摄影师 Anaïs Kugel 的拍摄风格具有一种仿佛“原生”的清丽诗意范儿:一种修饰而不矫饰,营造而不做作,率性自然而又合乎法度的美感,自画面缓慢升腾而起。

细节的魔法

年轻的时尚摄影师 Alina Asmus 的作品具有一种运动感,画面结构和细节的营造非常出色,色彩是简明清冷的,给人一种轻松无压力的舒适体验。

精彩别致的名流肖像

沃森不喜欢自己被定义为时尚摄影师,的确,从他别致而精彩的作品中,你首先感受到的是“摄影师”,其次才或注意到“时尚”。

照片背后的故事:年轻的农民(桑德)

1910年,奥古斯都·桑德(1876-1964年)开始尝试为身边的农民系统性地拍摄肖像并使之类别化。这个项目完全由他一人发起和负担,只得到了德国莱茵兰地区画家朋友们的支持。之后,他的《时代的面孔》一书被判违法,在1936年被纳粹当局销毁了部分。但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今天被列为摄影“新客观主义”(The New Objectivity) 最杰出的代表作之一。

爱情的诗与乐

Emin Kuliyev的婚礼摄影作品
摄影/埃明·库里耶夫(© Emin Kuliyev) 采访、文/Demi

灵魂深处的优雅

乌克兰著名摄影师Paul Apal’kin,运用柔和的光线与油画般的色彩描绘出女性的灵魂之美。他的作品细腻、柔和、古典而优雅,直达灵魂深处。

一种内心的驱动力

出生于意大利的Roversi最初在新闻界发展,后来转入时尚领域。他是目前巴黎最受人尊重的时尚摄影师之一,这种尊重,除了与众多顶级时尚品牌和杂志合作,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之外,更得之于他在影像艺术方面取得的成就。

影像诗:科特兹的镜头所见

布列松曾经很文艺地讲到安德烈·科特兹(André Kertész:匈牙利著名摄影师):“每当他按下快门时,我似乎能感觉他心跳的声音。”

与自然安眠 ——Matthieu Soudet的自然主义人体摄影

“我是一个爱恨交加的人,一方面我爱每个纯粹的人,但另一方面我又讨厌那个作为某种群体和社会的我们。
我愿带着一颗赤裸和真实的心走进自然,与其相拥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