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中学体育老师的镜头独白

儿童摄影师Teacher.C ,中学体育老师,自有孩子起,开始学习拍照。在拍摄中崇尚真实情绪的雕琢,力求搭建一个超乎真实存在的感官世界。

儿童摄影师Teacher.C  ,中学体育老师,自有孩子起,开始学习拍照。在拍摄中崇尚真实情绪的雕琢,力求搭建一个超乎真实存在的感官世界。引领孩子走向自然,领悟自然之美。

从没想过自己会拿起相机,或是碍于经济原因,或是碍于对自己毫无艺术教育背景的担忧。端起相机的初衷只是为记录自己孩子的生活和成长。

日常的工作躁乱而慌张,很少有空闲能够静下心。相机带给我的,是一种期盼已久的安静,把持着相机,躲在取景窗后面的怡然自得,再也不用面对着孩子用一声声口令呵斥他们排成整齐的队列。

不喜欢去打扰孩子慵懒或者暴躁的状态,这和我的职业特点恰恰相反。孩子的健康成长离不开规则的条条框框,而我更喜欢看到镜头前面那些真实的面庞,跳跃的身影,舞动的裙角。

觉得自己并不是个记录者,一个欢喜的眼神、一个露齿的微笑促使我只想做个守护者,守护这一刻的天真,守护这一刻上窜下跳,陪伴孩子们享受快乐,品尝难过。看着他们飞快的在田野、树林间奔跑,望着他们渐渐消融在阳光里的身影,我拖着笨胖的身体喘着粗气,只有叹息青春不再。

会因为孩子的言行而感动,看到希望,从而让自己更善充盈。遇见因为担心不会摆动作而很害羞的大姑娘,躲在一边,悄声望着我,眼神写满依赖。我放下相机,和你开始在夕阳里找寻,跳跃后甩掉了烦恼,把小小的心事触摸,我们的友谊不沾染暮光晨露,娓娓道来日落的故事。

作为爸爸,恓惶幸福着。孩子幼儿时的紧张慌乱,依然萦绕耳畔但已成昨天,每日的视线凝望着熟悉的小脸袋,感叹成长渐渐,随着他翩翩脚步,快乐绵绵。爷俩走过的不是名山大川,也没有玩耍在梦幻乐园。是乡间泥泞的草地,是楼下斑驳的老旧操场,是城市间的无名小公园,不限制自己的拍摄环境,带着孩子走到哪里都不会停止拍摄。

不知自己为何独爱拍孩子,拍出来的又这么“另类”。拍照于我,却满怀欣喜。只有当我把持相机,按下快门,看到影像的那刻,我才能找到生活的自由自在、情感的波澜不惊。或美,或模糊,或惊奇,微笑过后,擦擦相机相机上的灰尘,期待下一秒的故事,守护下一刻的精彩。

人是敏感的,摄影成长前行之路因有许多诱惑而不安。然而,当回溯昔日照片时,一切焦虑和不安终会褪去,最想要的东西永远是未知,最宝贵的往往是已经获取的。不如抛却疑虑,坚定自己的感觉,用自己最舒服、最喜欢的方式去拍摄孩子,带给孩子的也将是惬意。

人又是矛盾的,停滞和驻足难以避免。与其说我们害怕尝试,不如说我们害怕出错。可黑与白,错与对,往往模糊说不清。给自己一段时间、一个空间做真正的自己,用自己的视角,欣赏一下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