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雷:吉吉与面具(1926年)

画家、摄影艺术家、作家、“现成品”艺术实验者――美国艺术家曼•雷(1890- 1976)的一生,在诸多领域与身份中摇摆。不过,他的成名还是要归结于丰富多样的摄影作品。从这一点来看,他首要角色是摄影师。其摄影代表作,更多表现了现实主义灵感下的画面、想象与视觉,而非单纯描绘现实。

在几乎所有曼•雷的作品名录与作品展中,你都会看到这张照片。这张照片与那些他给巴黎艺术家朋友拍摄的一系列带实验性的肖像照,都是曼•雷最有名的摄影作品。曼•雷1934年出版的第一本精选集,已经收录了该照片。原作是方形的,被裁剪成各种形式。在曼•雷本人眼中,这张照片是他二十年代与三十年代早期创作的重要代表作。

这张照片最早发表于1926年5月1日出版的法国杂志《Vogue》,名为《珍珠脸孔与乌木面具》 (Pearl face and ebony mask)。两个月后,比利时超现实主义杂志《Varietes》(第三期,1928年7月15日出版)刊登该照片,这次使用的名字为《黑与白》。同年11月,照片再次出现在法国设计杂志《Art & Decoration》上,配文:“同样的睡态,同样的梦,同样的神秘魔法似乎穿越时空,将两个闭目的女性面孔联结在一起。其中一个是某个时刻非洲雕刻家以黑色乌木雕刻而成,另一个毫不逊色,诞生于昨日的巴黎。”

在国际艺术市场上,至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黑与白》出现在三场拍卖会上,每一次都登上媒体头条。其中,1995年的佳士得拍卖会上,一张略作修剪的照片以20.6万美元高价卖出。而这一年早些时候,一位匿名买家花32万美元买下了或许是曼•雷最知名作品的老版本。最后,也是最贵的一次是在1998年,仍然是在佳士得,一位收藏家以不低于5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双联画形式的《黑与白》,使得该作品成为国际摄影艺术品交易中最受欢迎的珍品之一。

谨慎却多产的摄影师

曼•雷(Man Ray)美国摄影师和画家。1890年出生在费城,原名伊曼纽尔•拉德尼茨基(Emmanuel Radnitzk),1976年11月18日,在法国巴黎去世。

曼•雷在纽约长大,早在1909年,他就开始使用“曼•雷”这个名字。他是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领军人物之一,也是唯一一位为这两个重大艺术运动做出过重要贡献的美国艺术家。在整个1910年代,他参与了引领达达主义运动的先锋派活动。

曼•雷与提琴(自拍肖像)
曼·雷与象棋(自拍肖像)

1914年,曼•雷开始自学摄影,最初的目的是实现对他的画作与艺术作品的精确复制。如埃曼纽尔(Emmanuelle de I’Ecotais,巴黎现代美术馆摄影策展人)所认为的,曼•雷作为一名摄影师是谨慎小心的,完全不是所谓的“快枪手”。他偏爱使用一款底片尺寸为3 1/2 x 4 3/4英寸的相机,这也使得他必须深思熟虑,选择经济的拍摄方法。

考虑到曼•雷所面对的这些障碍,他实在称得上是位极其多产的摄影师:仅曼•雷的最后一位妻子朱丽叶转交给法国的照片与相关底片就不少于12000张。这其中就有多个不同版本的《吉吉与面具》——这些照片证明,曼•雷对如何有效地表达这一影像概念最初并无把握,在经过多个阶段的尝试后他才创作出最终版。

这并非曼•雷第一次将西非艺术作为关键元素纳入作品中。早在1924年,他就曾拍摄过一张年轻女子站在非洲黑人雕像旁边的照片。不可否认,当时这张照片仅仅仅是对绘画效果的升级,其构想并不具有艺术说服力。

两年后,《黑与白》证实了他对“原始”非洲艺术的兴趣未改。实际上,非洲艺术对1900年以后的先锋派艺术(表现主义、野兽派、立体派)有着极大影响。大约1910年,曼•雷在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Alfred Stieglitz)的纽约291号画廊首次接触到非洲艺术。他在自传中曾着重提及非洲艺术,将其与塞尚、毕加索和布朗库西的艺术表现相提并论。

此外,照片中的面具在那个年代随处可见,大概只是一个廉价复制品。在工作室的素色背景前,曼•雷为“白”与“黑”、为一个无生命的物体与一个睡态中的女性模特构建一种对话。曼•雷早期作品并没有在英文名称中暗示作品的性意味。毫无疑问,《黑与白》展示的可谓纯粹的女性对话,并非形式主义的游戏之作。

巴黎岁月的第一位情人

1921年,曼•雷从纽约搬到巴黎后不久,就认识了画面中这位年轻女子——吉吉,真名为爱丽丝•普林(Alice Ernestine Prin)。她是艺术圈里最受欢迎的人体模特,她身上那种肆无忌惮的气质深深吸引了曼•雷。

曼•雷在回忆录里详细描述了与“蒙帕纳斯的吉吉”(Kiki de Montparnasse)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天,我在一家咖啡馆里,侍者很快就来给我们点单。接着他去了一桌女孩那里,却拒绝为她们服务,理由是她们没有戴帽子。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吉吉用一种我听不懂的方言大声说了几句像是骂人的话。接着又说,咖啡馆又不是教堂,再说了,美国女人上咖啡馆都不带帽子。然后,她踩着椅子跳上桌子,像羚羊一样优雅地跃回地板上。玛丽邀请吉吉和她朋友们来和我们一起坐,我叫来侍者,给她们点了喝的,表示出对此事的理解。”

不久后,吉吉就成了曼•雷的情人,这是他早期巴黎岁月的第一个情人。对曼•雷来说,吉吉不只是一个模特,灵感的一汪源泉,也是动荡生活里的一位对手。他不断地给吉吉拍摄肖像和人体照片,并终于捕捉到这位传奇的艺术家情人身上那种暴烈的精神气质。

 

 

1926年

1926年拍摄的这几张肖像也许是吉吉的照片里最著名的一组。它有可能和《白与黑》是同一天拍摄的。总之,苍白的肤色、清晰的唇线与她那上过发油后梳向后方的服帖短发,都暗示着二人的亲密。

在前一张照片中,吉吉的下巴与面具的下巴相对而置,呈现出所谓的镜像视觉。照片中的许多细节——衣物、珠宝、吉吉裸露的胸脯——冲淡了作品真正的意图。而在另一张照片中,吉吉双手托着面具,贴近脸颊,眼梢向这件艺术品投去恍惚的一瞥——对曼•雷来说,这两张竖版照片都无法令他满意。

比较而言,《黑与白》的画面中,加入桌子这一稳定的水平元素,定义了空间,再结合更为狭窄的框架设定——只有这一方案才真正具有形式上的说服力。横版照片(《黑与白》)无疑站在了竖版的对立面,它呈现出强烈的对比,生机勃勃与死气沉沉的对比,欧洲人与非洲人的对比:强调了不同文化间的平等性。此外,对光线的微妙运用,也突显了照片中强烈的几何结构,增强了作品的信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