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塑造了万物

我的作品总是与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特别是自然光。- Alexander Harding


Alexander Harding,1980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Harding的作品一直以光作为主题,他巧妙地控制着自然光,用折射等方式捕捉到它存在的痕迹,把它当作一个自然发生的美的现象。有些时候,光似乎就在墙壁上跳舞,实际地存在着。

我的作品总是与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特别是自然光。

太阳,这个我们所处星系的中心,是我们星球上所有生命的源头。它规定我们在一个特定的轨道上,它的波段为我们提供了生存的能量,让我们茁壮成长。不管承认与否,我们都与太阳有着太多密切的联系。太阳也影响着我们的感受,它的光芒让我们有了视觉的感知,有时,也塑造了我们的情绪。但它的光芒又如此短暂而神秘,我们能感觉到它在皮肤和眼睛里留下的印记,但它的“无形”却让我们无法真正拥有它、留住它、保存它。

通过我的作品,我希望能探求到太阳的“有形存在”,以及它充满质感和体量的特征,我试图记录下阳光在某一环境中的“旅行”,观察它的“行为”和“变化”。我选择摄影作为完成项目的方式,是因为照相机这个仪器本身就具有了一种特别的性质,它由光线控制,由视觉进行感知。

“摄影”这个词汇,最为密切的翻译应是“用光绘画或是写作”。我认为,我的照片在这种方式中,不仅是一个瞬间的视觉记录,更是一幅用光创造的图像,每一个场景在不同的光的环绕中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和周围形成了有机的、短暂的联系。正是这样的情况,让我无法复制这些场景和事件。我能做的,就是在一段时间内塑造太阳进入环境的状态,让光线自己撞进我的镜头。

我希望观者能从我的作品中,获得一种对光的惊叹之感。我感谢太阳的馈赠,因为光的存在,使我们能够看到万物,并提醒我们,知觉本身就是一个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