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物 影廊

对身体的渴望,对表达的不满

Francesco Ormando用一种超现实的手法窥视人无法言说的内心,在他的镜头中,没有任何“无问题之美”。

弗朗西斯科•奥曼多(Francesco Ormando),意大利
个人网站:https://www.francescoormando.com

他的作品简洁鲜明、鬼魅迷幻,超强的镜头叙事能力让作品脱离了人们对传统肖像的刻板印象,他以非凡的新鲜感为灵感,表达出了独特的审美追求,犹如来自遥远空间的回声。

采访、文/Demi

这是一段美妙的旅程,就像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

弗朗西斯科•奥曼多(Francesco Ormando),1988年出生在意大利的首都罗马。“我从小在罗马郊外的一所被大自然环绕的房子里长大,这是一个可以让我完全依恋的地方,一有机会我就会回到那里。”

在19岁开始摄影之前,Ormando的梦想是写作和表演。“一直以来,我都有着强烈的愿望,去描绘我的世界。在接触摄影之前,我曾经通过写作和表演来描述它,这也是我成长过程中一直伴随着我最重要的两个爱好。谁知道呢,也许今后的某一天我会再回到那条路上。”

2009年,Ormando即将高中毕业,他受邀去了一个朋友的摄影展。“在那里我突然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一种可怕的嫉妒心。看着墙上的照片,我有一种分裂感:一方面我为她感到高兴,另一方面我迫切想要通过照片来表达一些东西,好像在此前我的生命只是在浪费时间。从那一刻起,摄影成了我的工作:这是一段美妙的旅程,就像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并非没有困难。”

Ormando认为艺术的主要目标是交流。“如果他所做的事情被简化为对一种风格的练习,尽管很美,但结果却是枯燥乏味的。一件艺术作品必须经过时间的检验:如果在50或100年后它没有失去交流、激发、暗示的能力,那么它就是艺术。”

目前,Ormando住居住在罗马,经常往返于罗马和米兰工作。

我希望通过那些不属于我的面孔和身体来实现一个想法

Ormando最喜欢的类型是肖像摄影,他总是试图在人们的脸上、身体上寻找些什么。他是一个非常外向的人,所有的精力都来自与他人的关系。“我想我在拍摄期间,每小时能燃烧数百卡路里。我希望通过那些不属于我的面孔和身体来实现一个想法。我喜欢去了解所拍摄的人,创造一种同理心的关系,也让拍摄对象有机会理解和阐释出我脑海中不断盘旋‘嗡嗡作响’的念头。”

真正好的肖像会让人看了一遍又一遍,那种触动来自于画中之人与画外之人的内在联系。选角通常能占到Ormando工作精力的一半以上。“在选角之前,我先要确定这次想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一旦我有了答案,才会开始‘施展魔法’。我喜欢不平凡的面孔,特别是那种模凌两可、雌雄同体的面孔,当我进行选角时,几乎无意识地遵循这种审美路线。”

提到最满意的作品,Ormando说:“我非常喜欢我给意大利著名演员玛蒂尔达·德·安吉利斯(Matilda De Angelis)拍摄的系列照片,那里面既有数码也有胶片。我是和一群朋友一起完成的,最终也达到了我所能期待的最好的效果。画面看似很简单,但总觉得有点神奇,不是吗?”

Ormando喜欢和朋友一起工作。“我在拍摄时,总是需要一个外部的视角,这是至关重要的,并且必须是由一个我信任的人提供给我的。”

在电影中找到灵魂共鸣的哲学基础,让灵感具象化

Ormando是这样形容自己的作品的:温暖、复古、简单、电影般的感觉。“我希望,看到我照片的人会产生一种脱离现实的感觉,就像我们读一本伟大的书或看一部美妙的电影时一样。”

“我的灵感主要来自电影,从那里我获得了灯光、色彩和布景的灵感。特别是我童年看的那些电影,八九十年代的电影美学风格对我的创作是一个重要的因素。”Ormando的灵感来自于他周围的一切,他也喜欢从其他艺术家和艺术形式那里寻找参考范本,从绘画到电影再到其他摄影师的作品,他都会学习和观摩,尤其是电影。“我对电影世界的一切都很着迷,我时常能在电影中找到灵魂共鸣的哲学基础,这会带给我启发、思考,让我的灵感具象化。我也想在照片中像电影那样讲故事,我非常欣赏一些导演的美学理念,他们对我在摄影上的影响非常大,像是泰伦斯·马利克(Terrence Malick)、汤姆·福特(Tom Ford)和克萨维·多兰(Xavier Dolan)。”

当被问及:如果可以选择,你最想生活在哪个时代?Ormando 这样说道:“也许我想生活在1950 年代的芝加哥,与薇薇安·迈尔(Vivian Mayer)一起发现自己,她是我最喜欢的摄影师之一。”

尝试一切有趣形式,是Ormando 创作永远不变的核心。“对于未来,我希望自己能更接近电影摄影的方向,我已经开始了一些新的尝试,拍摄了一些模拟胶片感觉的私人生活照片,令我惊奇的,它们会散发出一种无法言说的妙,更深沉、独特、珍贵。”

Ormando使用佳能EOS 5D Mark III相机拍摄。“我更喜欢定焦镜头,它对于肖像的呈现更细腻,也会让画面拥有更好的品质。”

艺术源于不满,源于渴望,源于日常生活

Ormando钟爱在大自然的环境中拍摄。“我喜欢户外活动,它往往是我生命的必需品。在大自然中可以让我受到不断变化的空间环境的影响,这是非常棒的。如果你需要在室内拍摄三个小时,精力和创造力很容易会崩溃,这就是我的个人经历。”

“我喜欢自然光,它真实、多变,它存在于生活中的每一处角落,美丽的光看似微不足道,但没有它,我从不会按下快门。”Ormando既不喜欢戏剧性的灯光,也不喜欢刺眼强烈的灯光。“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在看我的作品时会有一种平静的感觉吧。”

当被问及:你曾经怀疑过自己的才能吗?他答道:“当然。我相信这是所有艺术家的法则,也是创造力的源泉。如果你一直认为自己是完美的,几乎从来没有质疑过自己,这并不值得庆幸。因为同时意味着你永远不会进步,不会变得更好。艺术源于不满,源于渴望,源于日常生活。”

疫情期间,Ormando也经历了漫长的隔离期,也让他意识到生活中最重要的3件事是:“家人、爱和管理时间的自由。”今年他有着很多计划和愿望要去实现。“创造的欲望让我不会丢失工作的节奏。今年一切都有待发现,九月对我来说就像是一年中的第一天或者生日,我想在布列塔尼和诺曼底做一个摄影项目。我希望通过摄影去旅行,在旅行中多拍照,去不断成长和改变观点。我不想总拍一些今天的我的复本。我希望我的照片能改变,就像我希望改变自己一样。每次当我觉得卡住的时候,我会停下来等待,唯一的办法就是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