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北之境

1996年,John Peter Askew从莫斯科出发,北行1500公里,来到北境城市Perm,拍摄这里的城市、郊野,以及所处其间的人们的生活。

陌生的地图——在放弃中学会摄影

我真正开始摄影,是在2012年的春天。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弄一台相机,却一直都没有拍出过让自己感动的作品。那年三月,借着耶鲁的春假,我一个人去了古巴的哈瓦那。

色彩意味着一切

Papageorge带着他的徕卡相机和Kodachrome胶卷走上街头,他的镜头抓取了街头富有生活气息的瞬间场面,展露出对影像美的天然认知。

Denis Thorpe的“黑白印迹”

英国摄影家Denis Thorpe一生都在世界各地拍照,他的作品多数以归到记录性拍摄的大类别中,不过,稍加观察,就能发现他的作品非常注重视觉上的美,而且是有意识地去寻找和捕捉那些生动的,或者是有趣的瞬间。这让他的作品非常容易被大众接受。

随处可见的生活

在成为导演之前,Stanley Kubrick曾担任Look杂志的摄影师,他用镜头记录了纽约生活的诸多场景,这些作品,从某种意义上看,也是他今后工作的一种演练。

没有答案的拼图游戏

Roger Ballen的黑白摄影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完全抛弃了叙事功能,甚至也很难说是记录,却如同锋利的手术刀般,为生活制作了一个又一个切片,看起来既具有强烈的写实感,又充满了抽象意味。影像在这个意义上,的确已经凝练为诗,而诗,很多时候是无法通过叙述性的语言来解读的。

辽远北境

沃尔库塔(Vorkuta),俄罗斯北部城市,距莫斯科约40小时火车车程,曾因煤矿而兴起,如今煤矿已经废弃,留下众多遗迹。这组图片来自摄影师 Tomeu Coll,以写实手法记录了这座北境冰雪之国的街景与人文。

聚焦于生活……

Alan Schaller 将镜头聚焦于都市,从多元的角度,广采细节,展示着都市的丰富性,展示着人类在这种大型聚落中所能生发的各种可能。

鲜明生动的色彩呈现:20世纪中叶的爱尔兰

英国摄影师和贺卡设计师John Hinde的一个作品收藏集,在圣帕特里克节期间展出了。这些色彩明丽饱和的照片是上世纪中叶拍摄的,展示了爱尔兰乡村生活风景,兼具艺术价值和资料价值,值得观赏。

青葱岁月,鲜嫩少年

时间往前数,那个时候约翰尼·德普与凯特·莫斯如胶似漆,莱昂纳多一脸粉嫩,尚无黑超挡脸的安娜·女魔头青涩稚嫩地笑着,以及多年以后才会受困于反犹言论的约翰·加利亚诺……一切刚刚开始的时候多么美好。

维姆·文德斯的Polaroid

今天的宝丽来爱好者而言,一般比较注重的是其单纯的色彩效果。而在文德斯看来,“即时成像”本身就如同一种魔术,而由此所得的影像,似乎不是拍摄,而是从某个地方“偷来”的,具有一种极富文艺感的气息。

50年代,巴黎的几个“决定性瞬间”

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尚之都”巴黎刚刚从二战的噩梦中苏醒过来,摄影师Marilyn Stafford以敏锐而富有艺术感的影像,在破败与格调交织的巴黎街头拍摄了众多意趣盎然的照片,兼具纪录与时尚风格,颇为耐看

摄影的孤寂旅程

Sergio Larrain(马格南)是那种具有“决定性瞬间”趋向的摄影家,他持续数十年,在世界各地的记录性拍摄,体现在作品中,是处处可见的匠心:从瞬间的选择到构图上精心构筑的画面几何,再到对光影、明暗效果的细腻刻画,无不如此,其结果就是画面中常常饱含丰富的“意义”,视觉上耐看、有趣,氛围上诗意丰沛。

对城市的思考:一种超现实图景

​纽约布鲁克林区的影像创作者Ben Zank似乎拥有一副“超现实”的眼睛,他拍摄的城市题材人像摄影作品,动用了不平凡的想象力,所谓脑洞大开,把人物置于奇诡的场景中,并且动用了很多摄影上的“小花招”,创造出一幅幅超现实的城市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