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北之境

1996年,John Peter Askew从莫斯科出发,北行1500公里,来到北境城市Perm,拍摄这里的城市、郊野,以及所处其间的人们的生活。

陌生的地图——在放弃中学会摄影

我真正开始摄影,是在2012年的春天。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弄一台相机,却一直都没有拍出过让自己感动的作品。那年三月,借着耶鲁的春假,我一个人去了古巴的哈瓦那。

色彩意味着一切

Papageorge带着他的徕卡相机和Kodachrome胶卷走上街头,他的镜头抓取了街头富有生活气息的瞬间场面,展露出对影像美的天然认知。

Denis Thorpe的“黑白印迹”

英国摄影家Denis Thorpe一生都在世界各地拍照,他的作品多数以归到记录性拍摄的大类别中,不过,稍加观察,就能发现他的作品非常注重视觉上的美,而且是有意识地去寻找和捕捉那些生动的,或者是有趣的瞬间。这让他的作品非常容易被大众接受。

随处可见的生活

在成为导演之前,Stanley Kubrick曾担任Look杂志的摄影师,他用镜头记录了纽约生活的诸多场景,这些作品,从某种意义上看,也是他今后工作的一种演练。

没有答案的拼图游戏

Roger Ballen的黑白摄影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完全抛弃了叙事功能,甚至也很难说是记录,却如同锋利的手术刀般,为生活制作了一个又一个切片,看起来既具有强烈的写实感,又充满了抽象意味。影像在这个意义上,的确已经凝练为诗,而诗,很多时候是无法通过叙述性的语言来解读的。